当前位置:www.am8.com > 亚美娱乐资讯 >

桐庐瑶琳镇用“大拇指”激发乡村产业活力

作者:www.am8.com--时间:2018-10-11 15:08

  9月13日,是桐庐县瑶琳镇第8次用“大拇指”奖杯为先进村点赞,给落后村出谋划策的日子。毫无悬念,何宋村第4次受到点赞,舒家村连续8次与“大拇指”失之交臂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去年6月份,该镇实行“大拇指”点赞制度前,何宋村是上级常批评、群众常抱怨的落后村。舒家村才是有固定经济收入,多次作为试点的先进村。

  “白露到、竹竿摇”,舒家村的山核桃开采了。村主任胡卫平说,今年大丰收,还能卖个好价钱。这片2000多亩的山核桃林,是胡卫平2002年选上村主任时带村民种下的。胡卫平当时有两个想法,一是绿化美化乡村,二是几年后增加村集体收入。

  “胡卫平的思维很超前,到现在看,他的这些做法都是符合时代发展要求的。”瑶琳镇党委委员李昕姚说,胡卫平还带村民修建了该村通往外界的8公里村道。因此,舒家村和胡卫平先后获得不少荣誉,有全国绿化先进,有全省美丽乡村建设,尤其是卫生管理模式被全县推广,更是他们引以为豪的创新。

  不过,当记者见到胡卫平的时候,他并没有把这些拿出来炫耀,而是表现的异常焦虑。“村里的集体经济全部靠山核桃,现在一年有10多万元的收入,与普通的乡村相比还算不错,但与村里修路欠下的500万元外债相比,那就是杯水车薪。”胡卫平说,除了山核桃,村里再没有发展其他产业。

  “拿不到‘大拇指’奖杯的原因,主要是有守业的思想,他们认为山核桃的收入年年攀升,总比没有村集体经济的村要好。”李昕姚说,让舒家村没想到的是,就这样守没了干事业的劲,守没了创事业的心。

  来到何宋村,这里是一片繁忙的景象,挖小香薯的机械正来回运转,运输的拖拉机奔驰在田地与村庄之间,包装车间里10多名妇女正在筛选大、中、小不等的小香薯,分别装到不同的包装箱。

  “大的卖两三块,中等的卖四五块,最小的最高能卖到八九块钱一斤。”村党委书记李建芳说,村两委的任务是先干起来,用行动告诉乡亲们何宋村要创业了。如今,已经收获土地上,又下了第二季秧苗,原来200亩的规模也要扩大至2000亩,村民的收入自然水涨船高。

  李建芳还把记者带到中草药种植基地,这是杭州农科院下派到何宋村任“”的王伟科,把他们研究的科技项目转化为生产力,现在五六个大棚的灵芝都可以采摘了。

  “按产量及目前的市场价测算,保守估计亩产可以达到20万元,除去成本后,比我们全家人都去打工还划算。”种植户仰樟林说,王伟科还指导他种了桑黄,两个大棚都已经试验成功。

  除了小香薯、灵芝、桑黄以外,茶叶、蘑菇,还有特色的水果,都将逐步扩大种植面积。“至于原来担心的销售问题,现在已经有了新途径,我们与本地的快递企业合作,足不出户就把这些农产品卖到省城、买到全国乃至全世界。”李建芳说,村里的100多万元负债刚清掉,一年前的落后局面一去不复返了。

  “何宋村靠产业振兴乡村初见成效,这是政策引导和鼓励的结果,现在每个村都在发展自己的产业,并且尽可能有独特性,不可替代性。”瑶琳镇党委副书记杨振武说,桐庐距离省城很近,要避免乡村城市化也不能逆城市化,在两者协调发展中找到自己的定位,成为平等的互补单元。

  杨振武介绍,瑶琳镇靠产业发展带动村集体经济和农民致富的案例有不少,比如园区位于瑶琳村的安哥拉农业公园、琴溪村的杭州霍普曼工业旅游观光园、分布在全镇多个村庄的11家户外拓展产业,以及瑶琳仙境所在村桃源村的民宿和农家乐等。

  “纪龙山神仙峰拓展基地每年接待游客量约5万人,玉柱山寨拓展基地每年接待游客约3.5万人,桃源村农家乐的年营业额早已超过了千万元。”杨振武说,这些产业都不是孤立的,而是相互依存的,把他们放到一起就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。

  针对目前相对落后的舒家村,杨振武总结大家的发言说,舒家村的基础是好的,接下来要发展自己的优势农产品。“尽快研究如何拓展山核桃的产业链,如何复活竹笋产业和竹制工艺品产业。”杨振武说,只有复活原来的乡村产业,对接区域需求,才是舒家村产业发展的未来。对于瑶琳镇来说,只有把握乡村产业的脉络,融入社会大分工,才是整个乡村产业发展的未来。

  纵观瑶琳镇的乡村产业,无论是新兴业态发展,还是传统产业复活,都与当地自身条件和城里人的需求息息相关。在这些产业中,乡村不用投入大笔资金造景,也不用花高成本招揽客源,成功率很高,即便不成也不会有太大损失。

  比如霍普曼工业旅游观光园,有现成的厂区,只要稍加改造即可;再比如桃源村的民宿和农家乐有瑶琳仙境景区做支撑,不用担心客源;还有何宋村等众多乡村的农产品,有桐庐当地的快递产业合作,同样能解决销路问题。

  反观一些地方,无中生有造景,花大价钱兴建各种场所,在很少有人去的村落搞民宿农家乐等,千村一面,产业同质化严重。究其原因,一些地方没有做长远规划:有的规划师不懂乡村,不懂乡村的传统产业;还有的规划师不懂城里人的需求,不懂城市的脉络。导致一些地方盲目发展乡村。

  结果可想而知,一些场所人去楼空,一些所谓的花园被践踏,一些民宿和农家乐无人问津。费钱费力的事情办了,老百姓却没有得到实惠,更甭提产业如何发展。

  因此,乡村振兴必须结合自身发展需要,找到与时代发展的切合点、与都市发展的共鸣处、与城市消费共享用户的节奏中。

  乡村,既属于乡村人,也属于城里人。只有读懂城市,读懂社会潮流,才能共享全社会的资源,才能兴旺乡村产业。

上一篇:黄山又将迎来一条跨境高速公路!去杭州缩短1小 下一篇:桐庐景点推荐:美轮美奂的瑶琳仙境